袍子

这里袍子,小透明一只,多多关照~

瓶邪 无归(虐)

*一个代发

长白山,青铜前
十年…终于到了。这十年间,我的背后空无一人,独自撑了这么久,就为了与他再次相见。小哥,你在青铜门里…还好吗?

十年前,他说,若十年之后,我还能记得他,便来接替他。我如约来到门前,带着他给我的鬼玺和黑金古刀。却愣在了哪里,小哥他……好像没告诉我怎么开门!?狗日的!难道他一开始就没想着要出来!我好像在一瞬间被抽空了力气,无力地瘫坐在地上,这十年,我就是靠他,才有了勇气一直坚持着。现在却告诉我,这一切只是一个谎言!不行!老子一定要带他回家!老爹…儿子不孝!如果不能带回小哥,我就死在这里了!我在登山包里拿出所有炸药,一线排开,青铜门说不定也没有这么厚,要是炸开了,照样能把小哥从里面拽出来。我设好时间,就飞奔到一个山洞里,捂住耳朵,三,二,一…‘轰!’身边飞来许多碎石,我怀着一丝希望看向青铜门,青铜门…毫发无伤!心中再次被绝望吞噬,好啊…张起灵…你就打算死在里面了,是吧?那好…既然我不能把你拽出来,我就在这陪你吧,你寿命这么长,总有出来的一天吧,或许那时,你已经将我遗忘…不过没关系,变成粽子被你杀死,也是一种幸福吧!我将枪口抵在太阳穴,我原以为,在我死之前,我会无比恐惧,但事实上,我现在的心里却如死水一般。小哥,我来了…

后来,吴家派人前往,找到了吴邪的尸体,但吴一穷却没有带走,据当时的族人说,吴一穷只说了句,张起灵,小邪不惜死亡也要等你,如果你忘记了他,吴家世世代代,都将追杀你,直到吴家灭亡之时!

评论
热度(1)
© 袍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